js极速体育 > SEO教程 > 建设杂谈 博尔顿新书背后的战争与和平

建设杂谈 博尔顿新书背后的战争与和平

admin SEO教程 2022年05月13日

  美国时间6月23日(北京时间6月24日),美国总统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《事发之室:白宫回忆录》将在全美公开发售。特朗普的百般阻挠为这本书做了一个大大的广告,加上事先得到样书的媒体披露了一些劲爆的细节,可以预料,该书一定大卖。

  对于特朗普而言,这本书威力非同小可。如果他在11月3日的欧洲杯直播吧总统连任选战中失败,该书就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被特朗普开除的人心怀怨恨出书泄愤,这并不是第一次。2018年初,有特朗普“军师”之称的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出版了《火与怒:特朗普白宫内幕》一书。该书不但对特朗普言辞不敬,还嘲讽其女儿伊万卡“笨得像块砖头”。 对此,特朗普回敬说“(班农)被解雇的时候,他不仅失去了工作,也失去了理智。”

  第一个层面,被丑化了的特朗普和他的家人。这是读者最容易得到的印象。美国媒体提前披露的细节也证明了,特朗普真的是一个政治素人,连基本的国际关系、地理知识都不具备。

  第二个层面,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。《纸牌屋》是一部优秀的美国电视连续剧,入木三分地刻画了美国总统、白宫、国会之间的权力斗争。博尔顿的事发之室,就是纸牌屋。当他在书中对特朗普冷嘲热讽的时候,他大概没有意识到,他也是事发之室中的一员。如果那个屋子的人是笨拙的、肮脏的,身处其中的博尔顿就能独善其身、出污泥而不染吗?

  班农一直是“”的鼓吹者,多次公开表示美国真正的敌人是中国,中国已经对美国构成生死攸关的威胁,认为“(中美)是两个互不相容的系统,一方会赢,另一方会输。”

  与班农相比,博尔顿几乎可以被称作一个战争狂人。作为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国外交界新保守主义思潮代表人物之一,博尔顿以对内、对外强硬推销伊拉克战争而知名,并由此获得“伊战建构者”外号。当特朗普宣布聘请博尔顿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,媒体在报道该消息时纷纷给博尔顿贴上标签:“极端的好战分子”“中的”“战争狂人”。

  为什么?因为特朗普本质上是一个商人,与以班农、博尔顿为代表的华盛顿政坛的好战者格格不入。

  2019年2月5日,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发表的国情咨文中这样说:美军在中东和阿富汗的战争已经持续了19年,近7000名官兵付出生命,5.2万人重伤,军费支出超过7万亿。

 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,特朗普才启动了朝鲜半岛的和平进程,两次和金正恩会面;为了从阿富汗撤军,美方和死对头进行谈判;在伊朗,美军和伊军剑拔弩张,甚至开始动武,造成死伤,但最终,对峙的双方没有发展成大规模的战争。

  从这个角度讲,特朗普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。从班农到博尔顿,他们对特朗普的决策是有影响的,但是这种影响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,否则,至少在伊朗方面,美军早就大打出手了。

  在华盛顿政坛,类似班农、博尔顿这样的人还有不少。特朗普不是和几个人在战斗,而是和一群人,某种程度上他是和整个华盛顿政坛的主流力量在战斗。

  美国知名财经作家、《伟大的博弈》一书的作者约翰•S•戈登这样说:“人类社会有一条铁律:在没有外来压力时,任何组织的发展都会朝着有利于该组织精英的方向演进。这条规律既适用于津贴丰厚的管理层,也适用于被领袖人物控制的工会,既适用于美国国会,也适用于好莱坞。”

  戈登的这个观点稍显保守了一点,事实上,不管有没有外来压力,社会的发展都是朝着有利于精英的方向演进的。

  现阶段美国政坛的精英,孕育于冷战时期。尽管冷战已经结束了30年,但是冷战的遗产依然以两种方式顽强地存在着:第一种方式是物质的,典型的代表是美军。时至今日,美国依然在全球100多个国家驻军,每年支出超过7000亿美元的军费;第二种方式是思想的,冷战思维依然在西方阵营、在华盛顿政坛大行其道。前苏联没有了,还有中国。西方必须有一个敌人,否则庞大的军力没有了目标,躁动的灵魂无处安放。

  在特朗普的眼里,他与博尔顿的分歧,是战争与和平的对决。所以他几天前转引的一条推特这样说:如果特朗普听博尔顿的,美国已开始第六次世界大战了。